“要杀我就动手吧”:情人被CIA策反卡斯特罗却直接递过去枪

1961年,古巴领袖菲德尔·卡斯特罗宣布该国人民革命为社会主义性质,国内的资本主义势力遭到打击,尤其是美国资本损失极为惨重。亏钱事小,更重要的是古巴正处于“美国后花园”中间,美国怎可能容下这样一个“小了一号的苏联”在自家战略腹地里耍横?从账面实力上看,超级大国美国对上第三世界的古巴,实力相差悬殊,不料美国人却在当年4月精心策划的猪湾事件中吃了大亏,在国际社会面前出尽了洋相。

对手不吃硬的,那就玩阴的,美国高层遂决定改变战略,让CIA执行此前就蓄谋已久的暗杀计划。

躲在暗处搞事情,这可是CIA的拿手好戏,尤其是在铲除对手箭头人物、在他国制造混乱甚至是颠覆政权方面,美国人有着一套“组合拳”:先是安插内线摸清对方情况,挑拨其内部矛盾,再豪掷重金扶持对立势力,让对手陷入内斗。倘若事情到这儿还没解决,那么美国人便会直接搞暗杀,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过程小心翼翼抹除证据,大不了事后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甚至把黑锅甩给其他势力,自己则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指点点。

长期以来,这套手段可谓是屡试不爽,CIA在这方面也积累了大量经验,对上卡斯特罗这样的刺头,他们更是另辟蹊径,祭出了不少惊世骇俗的操作。正常人恐怕有九条命都挡不住,然而卡斯特罗却像是天命护体,全部偶然地避过了。

例如美国在2000年解密的一批CIA档案就呈现了有趣的几幕:最初,美国人摸清了卡斯特罗的一大兴趣——游泳,于是他们便根据搜集来的情报为其量身定制了一套泳衣。这件泳衣内外都被涂满了毒药,而CIA则买通了一名能够接近卡斯特罗的官员,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了原来的泳衣。幸运的是,卡斯特罗一看这泳衣就嫌尺码太小,当场让人给换了一件。

无独有偶,CIA技术部门还耗费重金研制出了一种真菌,人一旦接触或是吸入呼吸道,这种真菌就会大量繁殖,轻则引发严重的皮肤病与感染,重则造成多处器官衰竭,根本就无药可救。CIA把真菌放在一件精美的潜水服里,假借国外友人的名义将它当成礼物献给古巴领袖。本来,卡斯特罗十分期待这份礼物,不料那个年代的快递业务没有如今这么发达,当潜水服被送到古巴时已被弄得皱皱巴巴的,看上去很旧。工作人员觉得这样一件“二手货”会让领导不爽,于是自作主张找了一件崭新的、看上去差不多的代替,反而无意中救了领导一命。

几次三番的失败逼迫CIA调整了手段,他们不再寄希望于用道具达成目的,而是直接找了个名叫乔尼·罗斯利的“中间商”。这乔尼是位黑帮大佬,在道上影响力很大,掌握着大量渠道与资源,此前在美古之间两面通吃,仅靠正规业务每年就有巨额收入。古巴革命后,乔尼的资产受到严重打压,利润暴跌。眼看古巴是来真的,一名商人又怎么敢去对抗一个国家呢?于是,身在美国的乔尼也顶多是过过嘴瘾,多次放话想做掉卡斯特罗。当CIA想把除掉卡斯特罗的业务外包出去时,乔尼就成了理想人选。

事实上,乔尼对这个活儿十分犹豫,六分心动中又带着四分纠结。原来,CIA代表美国高层赋予了乔尼以先斩后奏的权力,只要达成目的,采取怎样的手段都无所谓。除此之外,除了事后15万美金的报酬外,美国政府还会帮忙洗白乔尼的黑帮身份与部分灰色业务,他便不再需要每天提心吊胆地挣黑钱了。然而令乔尼担忧的是,CIA给出了一条附加条件:卡斯特罗之死必须看上去是场意外;用档案中的原话说便是:“务必让罗斯利明白,美国政府对暗杀卡斯特罗时一无所知。”

乔尼天天跟美国政府过招,对方啥德性他是太清楚不过了。有了这个条件,那就意味着万一刺杀搞得不完美,一旦有人表示怀疑,那么乔尼立马会被当成背黑锅的被甩掉。另外,按照美国人的行事风格,这样一名知情者显然是颗危险的定时炸弹,谁又能保证乔尼有朝一日不会被像卡斯特罗那样被别人除掉呢?

最终,乔尼想出了个折中的办法:他把任务派给了手下两个名字分别是莫默·萨尔瓦多·吉拉纳、桑托斯·特拉芬的马仔,这两人干啥啥不行,还背了一身重罪和债务,充其量就是烂命两条,正盼着发一笔横财呢。不过,这俩人显然也没啥本事,本来打算在大街上乱枪打死卡斯特罗,发现对方安保措施到位,又自掏腰包收买了一位名叫朱安·奥塔的官员。此人经常有机会接近卡斯特罗,按照约定,奥塔本该用几片毒药毒杀卡斯特罗,事实上,奥塔也获得了行事的绝好机会。不过在关键时刻奥塔犯了怂,事情便不了了之。而根据档案来看,两名杀手不止找了奥塔一人,另一名被收买的官员也因同样的原因放弃了暗杀。

如果说上述这些不过是卡斯特罗逆天运气的体现,那么下面这件事就足见他伟大的人格魅力了。

1959年2月28日,一个名叫玛丽塔·罗兰茨的19岁女孩来到了古巴首都哈瓦那。巧的是,玛丽塔一下船就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卡斯特罗,时年33岁的他正处于颜值巅峰,成功男人的稳重成熟把玛丽塔迷得死去活来。玛丽塔鼓起勇气向卡斯特罗坦露了自己对他的爱慕,两人很快便陷入热恋。半年后,玛丽塔怀孕,他们的爱情眼看就要修成正果,不料在怀胎第七个月时,她却意外流产了。

这件事成了一个沉重的心结,虽然卡斯特罗从未责怪过什么,但这几乎要把玛丽塔给逼疯了。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神通广大的CIA找上了门,派出许番给玛丽塔洗脑。他们令玛丽塔相信,自己的流产正是卡斯特罗暗中动的手脚,毕竟自己只不过是古巴领袖的一个小情人,有了孩子就有了把柄,而她又有什么资格高攀呢?虽然CIA的切入点很俗套,但天真单纯的玛丽塔却深信不疑,最终含着怨恨答应会帮忙杀掉卡斯特罗。1960年1月,玛丽塔装出笑脸,声称自己已经休息好了,回到哈瓦那继续与卡斯特罗私下约会。

在一次约会过程中,趁着卡斯特罗离开的间隙,玛丽塔把药片投入了水杯。然而意外的是,本该是无色无味的药片在溶解后却让整杯水变得浑浊不堪。无奈之下,玛丽塔只好端着水杯走开,打算跑到卫生间倒掉。不料就一转身,她跟卡斯特罗撞了个正着。卡斯特罗在遇刺方面经验丰富,一眼就看出了端倪。

企图谋害国家领袖,还是政权的建立者,这在任何国家都是死罪,恐怕枪毙一百回都不够。不料卡斯特罗并不慌张也不生气,他抽出手枪放在玛丽塔手上,自己则一脸平静地坐到沙发上。卡斯特罗告诉玛丽塔,要是她真的恨自己,想要杀他,那么就开枪吧。卡斯特罗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,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亲和的表情,眼神中没有一丝慌乱,看上去无比坚定。愣了一会儿后,玛丽塔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CIA当成了枪,在被深深感动的同时,她也陷入了沉重的愧疚。

如今提起卡斯特罗,我们总会想起“暗杀”。他一生共遭遇了638次暗杀,倘若从1959年算起,他在古巴领袖的席位上坐了57年,平均每年就要面对11.2次暗杀,也就是说,他几乎每个月都要提着心吊着胆,生怕敌人又搞出什么幺蛾子。换作许多普通人,即便身为高高在上的一国领袖,恐怕也无法承受如此高强度的心理压力。然而,卡斯特罗正是顶着这样的压力带领古巴人民争取到独立与尊严,经受着来自美国及其小弟的制裁与打击,身在苏联老大哥的红色阴影下却又能不卑不亢,这样的人生实在是硬核到了极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