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羽新乒入伍犯“晕” 团级干部林丹:一起吃苦

昨天,北京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,中国羽毛球队80名队员顶着寒风来到了北京某武警部队,开始为期一周的军训生活。

虽然昨天的训练内容只是整理内务,但把被子叠成“豆腐块”已经让大家尝到了“苦头”,随后试穿军装更是让他们犯起了迷糊。这些在羽毛球赛场上冷静、清醒的国手们,到了军营却有点“晕”。

”在经过分班后,大家首先来到自己的宿舍,王琳看到床上的小薄被,开心地说。

没想到,教官进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大家先整理内务,铺床、叠被子。我示范一下,20分钟后检查。”王琳、谢杏芳等人赶紧在教官身后站成一排,牢牢盯着教官的动作,生怕学不会。

在教官示范结束后,大家忙活开了,王琳、王仪涵爬到上铺,先把被子、枕头扔下来,铺好床单,然后照着教官刚才示范的样子叠起“豆腐块”。

人家教官把“豆腐块”叠得有模有样,但被子到了队员们手里就不听“指挥”了。

没几分钟,谢杏芳便满头大汗地喊热,她抬头看了一眼王琳那边,羡慕地说:“王琳,你的被子边折得好直啊。”王琳对自己的成果也相当珍惜:“你们都别碰我的被子啊。”

王琳的话“启发”了于洋,她突然出主意说:“咱们干脆晚上把‘豆腐块’藏到床底下,盖大衣睡算了,早上再把它放回床上,这样就不用再叠了!”

昨天,队员们列队来到装备室,报上自己的名字,就能领到教官送上的一套军装、一双皮靴、一顶帽子、两条腰带、一副手套和两条围巾。

这套装备中,大家最感兴趣的就是帽子,每个人在拿到帽子后都会赶紧戴上试试,顺便向站在身后还没领到装备的队友“显摆”一下。

付海峰捧着刚领到的装备,更像是挖到一堆宝贝一样,一边往人群外走,一边笑着说:“发财啦发财啦!”

“这两条腰带都怎么用啊?”“这衣服上怎么这么多扣子啊?”“这肩章这么硬,扣不上啊!”队员们把军装拿回宿舍后,问题也随之而来。

昨天天气冷,军装又薄,女队员们把能套上的衣服全套在了军装里,甚至连运动裤都直接塞进了军裤里。不过,纽扣、肩章、腰带这些配件难住了大家。

“我先去暖气那儿暖和一下再扣扣子吧。”手指冰凉的谢杏芳暂时“放弃”了。“是啊,太硬了,扣不动。”王仪涵也喊起来。

“腰带怎么系来着?”“教官说,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,大头在左小头在右。”队员们互相帮忙,总算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兵。这时,时间已经过去了20分钟,而他们的辛苦却没能得到教官的认可。“衣服穿得太皱了,扯平一点。”教官说。

“啊,这个衣服这么难穿,好不容易穿上了,我看咱晚上都别脱了,不然明天早晨可怎么办啊!”队员们“叫苦连天”地说。

中国羽毛球队队员军训,总教练李永波也没闲着。昨天,他也给自己领了一套军装,这个星期,他要一直盯着这些弟子们。

昨天,李永波向记者透露,队里原本决定把这次军训安排在今年9月,后来因各种原因推迟。此时军训,虽然时间与国际羽联总决赛冲突,但队里经考虑决定,宁可放弃比赛也要把军训搞完。

“这是中国羽毛球队建队以来最正规的一次军事训练。运动队本身就是半军事化管理,我们的赛场也是一个和平的战场,我们希望在奥运新周期开始前强化队员们钢铁般的意志。”李永波说。

此外,李永波还表示,奥运会后,很多队员面对了很多来自社会的诱惑,希望他们能够通过军训“收心”,“不管是一队还是二队、奥运冠军还是普通队员,都能够一切回到原点。”

把自己的爱徒们送到部队去,李永波表示完全放心。他说:“我们放心地把80名队员都交给部队教官,不会对管理作任何干涉。”

虽然羽毛球队中不乏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,但部队的吕政委表示:“在我眼里,他们都只是兵。等他们整理完内务,就下规定,不能再这么嘻嘻哈哈了,等过几天你们再看就不是这样了。”

身为八一队选手的林丹现在已经是“团级干部”,但吕政委表示不会因此就放松对他的要求:“到了这里,我们不会看他的军衔,对大家都一视同仁。”

在鲍春来所在的一班,班长更是早就开始对他们严格要求。“你们是一班,一班是尖刀班、冲锋班,但是大家都还不符合一班的要求。如果明天床还这么乱,就跑圈去!”班长说。

事实上,早在1995年,林丹就已经入伍,他对部队生活并不陌生。不过这一次,他还是以一名“新兵”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

“第一次军训还是1997年在福建,11年后的这次军训,有国家队的队友们跟我做伴,我们要一同吃苦。”林丹说,“既然来到这里,我就会把自己当成一名新兵,不会有什么特殊要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