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停服13款游戏玩家该何去何从?

曾经承载着玩家美好回忆的游戏,最终成为一堆冰冷的数据,面临着被删除的命运

其中不少游戏仅仅运营一年不到的时间,由哔哩哔哩代理的3D竖版少女机甲动作射击手游《机甲爱丽丝》2021年4月上线月停服。

而停服中的游戏也不乏爆款,当初《幻书启世录》刚上线时也曾有过首月流水破亿的辉煌,网易旗下的《黑潮之上》也曾经是畅销榜TOP15的存在。

但在买量热潮褪去后,排名早已呈断崖式下跌。随着如今游戏买量投放单价越来越高,越来越困难的现状,快餐式已经成为国产手游的标签。

大量游戏开发商追求美术的极致享受,而忽略游戏本身的玩法和商业性,在各大平台投放高质量的美术素材,以数量取胜吸引大部分新玩家,却因为自身游戏性薄弱,导致在新鲜期过后也无法留住玩家。

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涌现不少有创意性突破的手游,也仅仅是小方面或细节,依然无法掩盖大量换皮和抄袭其他游戏的问题,比如网易的《海岛纪元》无论从画风还是经营玩法都是当前市面的优质卡通画风手游之一,但核心依旧逃不过装备堆叠战力刷副本。

如果说这些手游都是优胜劣汰的败方,那么QQ堂的停服就是游戏旧时代逝去的标志之一。作为曾经的休闲游戏的巨头,十年前我们未曾设想《QQ堂》有一天也会走上停服的道路。

目前市面上运营超过十年的游戏不少,但还依旧保持新鲜血液和热度的,可能也只剩下《英雄联盟》和《剑网三》,虽然《地下城与勇士》依旧保持着每年营收排行前十,但都只是老玩家在苦苦支撑,随着人数越来越少,营收压力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的商业性质礼包出现,老玩家透支过度后逐渐离开,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恶性循环。

即便是热度高如《英雄联盟》,近几年也是逐渐下跌,时不时的赛事或者情怀唤醒会迎来一波回归潮,但热情褪去后又是回到平静的生活。

所以如今仍然火热的手游也是面临着一样的问题,《王者荣耀》的六周年疲态渐显,最近游戏皮肤推出的速度更是让不少玩家怀疑天美是不是要跑路。

随着产品寿命逐渐增长,营收减少几乎是必然结果,但以腾讯的行事方式看,每年游戏产品必须比上一年营收要高,这本来就是一道无解题。

近期游戏集中式爆发停服,或许也和版号停发有关,大家普遍对于游戏企业失去信心,版号重发日期也是遥遥无期。

游戏版号停发半年期间,共有1.4万家游戏企业倒闭,虽然不全是与版号有直接关系,但或多或少有间接关系,中小型企业开发即将完成的游戏无法上线,同时面临着巨大的人事和其他成本压力,只能选择倒闭的退路。

近期国家新闻出版署相关人士回应停发游戏版号问题,称版号申请仍在接收,但暂无明确什么时候将重发版号。

但终归到底,版号发放不是游戏停服的根本原因之一,游戏本身的质量才是决定它能否接受市场考验的标准。

如今手游市场已经趋于成熟,纯依靠买量和换皮早已无法得到玩家的芳心,换来的或许只有一时的盈利,却无法做到长久持续的运营。

现如今快餐式手游的开发周期也并不比一款优质手游开发周期短,《原神》也仅开发三年。与其频繁地换皮抄袭,在立项过程中不断调整产品定位,改了又改最终成为四不像,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打磨游戏产品,才是制胜之道。

或许停服对于游戏厂商来说只是及时止损,但对于热爱这款游戏的玩家来说,失去的是他们共同的回忆和青春。

作为当年经历过搜狐与金山斗争牺牲品《水浒Q传》的玩家,我非常明白账号数据被删除的感受。即便我的账号不是全服最强,装备也不是属性最高,身边的宠物也仅是一只资质不太高的小神兽。

但我至今仍然记得十多年前我打开游戏时对武师技能的向往,也记得我为了存钱买神兽时懵懵懂懂的经历,记得我曾许下带着我的小老虎一起征战世界的雄心壮志,记得那首登录界面的《临安初雨》。

却因为搜狐与金山的双方博弈,导致当时所有《水浒Q传》玩家数据惨遭删除,《大话水浒》(后更名为:新水浒Q传)虽然画面一样,玩法一样,但所有都得重新再来。

与其说我怀念以前的游戏或账号,不如说我怀念当初进入游戏后青涩稚嫩的自己,那是我回不去的青春和心态,也是我如今最渴望玩游戏的状态。